成全美少女的车轮之国

发布于 2020-01-27  151 次阅读


00:00/00:00

最开始知道“车轮之国”这个名词是在高三的暑假,一个纯音乐歌单里收录了这部作品的ost,一直留有深刻印象,想着要在“大学要玩的黄油”列表中添上一笔,只不过到了最后的攻略完本篇的大四寒假我也是随性而为,并没有保留上面的那个列表。

直接聊作品本身,虽然很多黄油玩家都认为本作有着“车轮所代表的社会秩序与灿烂绽放的向日葵所代表的美少女的基本对立”这样的观点,而对本作的所有讨论都建立在这样一个大前提下,甚至还上升到了社会,革命,哲学的高度。

不过我并不认同这样的大前提,我在bangumi上的简短吐槽是这样说的:

只为了展现如同向日葵般灿烂美好的美少女的作品,其反面并不是代表社会的"车轮",而是故事中段里,还没有如同尾声那样灿烂的美少女本身。故事走向需要驶来的车轮施加压力使美少女偏离,暴露其弱点,而最后车轮又无一例外的不补最后一刀,任由其灿烂绽放。美少女与车轮不是对抗性的,而是一个成全另一个。

本作最夺人视线的地方显然在于其描绘的架空社会中对于“犯罪者”的处置体系:罪人要背负强制性的义务来修正其不受社会认可的部分,而监督与引导这一过程的是被称为“特殊高等人”的集团,他们拥有特权,是国家实际的统治者。男主人公是一名特殊高等人候补,为了参加转正的最后一门考试而来到一个偏僻小镇,而几位女主角都背负着不同的义务,而考试内容就是让她们摆脱义务,重新受社会认可。

这样的体系很少会有玩家觉得合理,当然我也不例外,不过问题并不在这里。不妨先理清一下几位主角的义务前因:三广辛背负的义务是每天强制服用失去意识的药物使得一天的可支配时间只有12h,罪因是欠款,而十几岁的少女欠下巨额金钱的原因是失去双亲,被亲戚欺骗,无依无靠而只好借高利贷;大音灯花背负的义务是必须听从监护人的命令,罪因是崩坏的原生家庭向政府提出的申请(此时她甚至无法记事);日向夏咲背负的义务是不能与异性接触,罪因是被大地主的父母栽赃;樋口璃璃子背负的义务是被社会忽略的极度孤独,罪因是其父亲是叛乱者。

从她们的罪因来看,只不过是法律裁判换种方式约束罢了,与立法的关系不大,出问题的最大原因是只认金钱的司法和执法过程。

那么女主角们消除义务的过程又是怎么样的呢?无一例外都是代表车轮,或者说社会秩序的“老爹”一方故意网开一面:男主人公私自调整三广幸的可支配时间,强行夺走要被收去改造的大村京子,主动拥抱了日向夏咲,与樋口璃璃子一起谋反。最后的最后,“老爹”都会放盛开的向日葵与男主人公一马,哪怕他颠覆了秩序本身。究其原因,在第二章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让美少女有益于社会才是其最终目的,而这个过程又和表现美少女的人性美如出一辙,所以二章他才会导演一场表现三广幸和玛娜两名美少女光辉的好戏,这同时也是本作的目的。

“车轮”是在坏的意义上的“弥赛亚永远在弥赛亚的后面到来”,他不是美少女的对立面,而是既扮演压力又扮演压力间宽松缝隙的陪衬。“车轮”是为了配合男主人公是美少女偏离,暴露她的反面:与尾声坚韧集中的三广幸对立的中篇的焦躁惰怠的三广幸;与尾声体贴果断的大音灯花对立的中篇幼稚寡断的大音灯花;与尾声率直表达爱意的日向夏咲对立的中篇毫无生气的日向夏咲;至于樋口璃璃子,我觉得她只是用来给世界观收尾的角色,甚至重要性不如玛娜。

 


阿克西斯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