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特立独行的猫

发布于 2019-09-24  87 次阅读


00:00/00:00

虽然标题取这个名字,但是我其实是狗派。我也并没有看过王小波,不过倒是有想一睹真容的计划。写这篇文章大体是为了纪念一下某只和我有几面之缘的猫。

不知道什么时候宿舍楼里流行起养猫来了。

本来我所就读的大学因为其自豪的绿化面积,而不乏一些小动物的出现给象牙塔里带来一些生机。流浪狗,流浪猫就不要说了,有的时候甚至还有小狐狸这种在常识外出现的生物。但倒也不是总能见到这些小动物,一般来说秋天到冬天的这段时间数量最多,不过大多数学生也和我一样,并没有什么去关心他们的闲心,能挺过这个城市不讲道理的冬天的流浪生物也很少。

但是总有例外发生,同情心泛滥但是却落实地不彻底的年轻人开始往宿舍里带猫了。先是我楼底下那间宿舍收养了一只雌性白猫,臃肿的身躯,不紧不慢的走路姿势就像一个贵妇人一样,总是不经意间在宿舍楼梯或者你的门前经过;我的一位舍友由于其女朋友出国实习而重新搬回了宿舍,而且还多了两位“室友”,一公一母,品种都是英短,他们俩的出现让我那段早出晚归灰色的日子里增添了许多色彩,特别是那只名叫“狒狒”的公(已太监)猫,甚至表现得不像这类高冷的生物,主动找我一起玩,甚至还蹲在我的座位下面等我回来,我那室友甚至开玩笑说“干爹还是比亲爸亲”,可惜的是现在他女朋友回来了,他又搬了出去,最近听说那只母猫怀孕快生了,有空的话我一定要去看看(笑)。

不过这篇文章的主角并不是上面的那三只猫,毕竟称不上“同情心泛滥但是却落实不彻底”。我所住楼道的另一边收养了一窝刚出生的流浪小猫,他们先是放在宿舍里养,然后和笼子一起放在过道里,最后直接连笼子都不要了丢在宿舍楼里,现在天台上还有装着风干的不可名状之物的猫砂盆。不知道是因为嫌猫粪臭还是铲屎麻烦,总之现在他们就只是每天在离他们宿舍一定距离的地方放点猫粮和水,之后就再也不管了,那四只猫也就成为在宿舍楼内部的“流浪猫”了。

那四只猫一看就是没人要的流浪猫,大概和花鸟市场卖二三十块的差不多。一只纯白,一只三花,还有两只橘白相间。那只纯白的情况还好一点,另外三只在幼猫时期就失去了作为宠物猫的最大武器—可爱,他们的猫胡子地方有两边有一块很大的暗橘色斑点,这让他们失去了幼猫的迷离可爱,看上去很像那种电视剧里在胡子的地方有一块毛痣的猥琐的地主角色。住在宿舍楼的大学生也开始议论起来,大体上就是嫌他们丑。

不过对他们来说也许不是坏事,毕竟相比笼子里有限的空间。可能还是楼道里相对宽阔的地方更好,况且吃的喝的一样不缺。一段时间后,那四只猫不再畏惧分享同一楼房的大学生的存在,大学生们对这四位不速之客也习惯了,还保持很大的兴趣从而用鞋子轻轻触碰他们的人几乎没有了,情况似乎安定了下来。

他们在宿舍楼里活动时是分开的,纯白,三花,橘白一号一组,橘白二号(以下称主角)单独一组。三猫组互相打闹玩耍的时候,主角趴在由于之前下雨还没收的雨伞下面,看着三猫组吵闹的样子;三猫组吃猫粮的时候,主角端坐在楼梯间用来通风的窗户庞旁,看着外面好像更加宽阔的世界;三猫组一起睡在纸箱里抱团取暖的时候,主角从六楼蹦跶到一楼,好像要完全探索这片区域。大部分时间,我都很难看到主角,只有我晚归回宿舍的时候,总能看到他吃着三猫组吃剩的猫粮。

我也不知道明明是同一窝出生的猫,都带着相同的气味来到这个世界上会出现这种孤僻的主角。我也想过可能的原因,会不会是当他们还养在宿舍房间里的时候,由于“颜值”的关系,原主人偏爱纯白猫,这样就形成了初步的阶层,三猫组的另两只就绕着纯白猫转,但是主角不想这样做,于是就脱离了原生社会,变得不合群与孤僻了起来,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瞎想罢了。

三猫组和主角就这样分头行动,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也越长越大。其中来打扫卫生的阿姨不止一次嫌弃他们,口头上说着要把他们送走,不过还是没有实行,可能是由于处在平时领导不会走上来的顶楼,加上他们上厕所的结果并没有让宿舍楼道的空气质量急剧下降,又或者是阿姨她想起了自己儿子小时候也带回家的流浪猫,当时她虽然满嘴唠叨但还是养下去了,反正就是这四只猫一直都能在宿舍楼道里呆着,偶尔串串门要点不同于猫粮的美味。

到了我写这篇文章的时间点,大概离他们被原主人离弃的时间有半年了。纯白猫没什么变化,还是喜欢钻箱子;三花倒是胆子越来越大了,有一次对面宿舍吃火锅,他居然敢躺在宿舍里放着的电子琴上面等着开荤;橘白一变得越来越胖了,比另外两兄弟或者姐妹胖了半个身躯,该说是不愧是橘猫的天赋嘛;主角我倒是几乎没再见到他了,自从暑假回来之后就再没看到过,他是夭折了呢,还是被清扫阿姨领养了呢,或者是跑到宿舍外面更广阔的天地了呢?

终于在前几天我好像发现了答案,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吹着湖风跑完步从操场往宿舍的方向走,突然看到一个橘白相间的身影从左侧的绿化带飞快跳到右侧的绿化带,难道是主角?我没有确认的机会,不过我还是看到了他的体型好像是与纯白猫以及三花相似,但是多了一份跳动的活力。

主角是什么时候走出需要门禁的宿舍楼呢?我突然想起今年暑假新生军训的那段时期里,平常不打开的中间的门打开了,为了照顾到还没登记的迷彩服们。平时主角就经常到一楼来,或许当他看到门打开的时候,他就毫不犹豫地走向了他的新天地了,离开了他的不能说是理想的原生社会关系,在充满未知充满可能性也充满危险与挑战的大自然里寻求他的归宿与一席之地了,就像高达作品里的男主角一样,当高达站在眼前的时候,他们都选择了开高达,然后故事才能继续。

秋天开始一段时间了,我的生活半径內的野猫又多了起来。在这些象牙塔中的不速之客中,我希望他们以及主角能够挺过快要到来的冬天。

2019.9.24

 


阿克西斯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