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高二春希与雪菜相遇的故事

发布于 2019-09-11  46 次阅读


这篇小说收录在官方小说雪纺旋律2的后面,由丸户史明著,是过去没有发表过的,以雪菜视角,时间是峰城附属二年级,雪菜吧首发,个人翻译,日语能力有限,见谅。

“雪~酱!拜托补充一下洋葱和香蕉!”
“啊,是~!”
声音从收银台方向传来,被呼唤着昵称的少女,从旁边堆积的纸箱中快速的挑出两个,抱起来从仓库走入店内。
虽然对“雪酱”的称呼一直苦笑,但是除了对外人说“希望您这样叫我”之外,现在这副微妙的表情却没有理由让别人知道。
“之后放在一起的时候贴上限时促销的标签。”
“两边都是减价五十円吗?”
“啊,雪酱,那边完成了配菜区也拜托了。这边是半价的标签!”
“是是,明白~了!”
小小的食品超市里,不只是少女,兼职的阿姨以至店长,一个不少的在店里全力奔走着。
少女走出店外,即将是夕阳的天空下,这一带,正是一天中人最多的时候。
末次町站前的商店街——虽然和临站南末次不能相提并论,但因为本身地方不大,看起来还是人气十足的样子。
为了晚餐的材料而到访的主妇,稍稍提早下班的男性,无论何时都置身事外毫无目的徘徊的老人。
还有。。。
“今年附属小姐的报名,很快就要截止了啊。”
“这么说没错,反正小木曾的二连霸都确定了吧?”
“不,今年还说不准!好像一年级叫柳原的女生大有追赶之势。”
“啊~,那个女生啊。我倒是有听说之前的评价相当高呢但是。。。”
“两年连续被一年级优胜的话会造成相当大的骚动?”
“。。。恩,去年的小木曾获得史上第一个一年级生大满贯不是当然的吗?”
“总之,是因为在一年级学生中获得了压倒性的支持率。”
“恩,虽然对方等级不低,但有峰城小姐这样的光环吗?小木曾是正统派,我不认为去年女王的优势会有所动摇。”
“也是。。。现在这样得不到上级生的选票形势就严峻了。”
“或者说小木曾不会失去二三年级的支持的情况下。”
谈论着一个月后学园祭传闻的附属学园学生。
峰城大学及其附属因为靠近南末次的关系,从这走过的学生不会多。
“。。。”
但是每当有学生通过的时候,少女还是会转过身子,身体僵直,等待着同龄的他们走过。
等到确认他们在视线的边缘。。。车站的检票口消失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后,再马上开始工作。
“即使被说是正统派。。。”
似乎有点偷偷摸摸在工作的少女的名字叫,小木曾雪菜。
去年,以一年级生的身份称霸峰城附属小姐,二连霸的传闻也四处兴起,所谓的正统派的美少女。
。。。而现在三编发髻上黑色边框的眼镜,旧运动服上有着超市标志的围裙,无法和学校中的少女联系起来的她,正在进行着完美的隐秘任务。
雪菜公主的受难和大臣的奸计
“早上好,雪菜!”
“早上好菜都美,今天篮球部不早练吗?”
第二天早上,峰城附属的校门前,解开变身的魔法。。。变成平常的雪菜。
面对同学的问候,轻轻转身的身姿,周围的男生目不转睛,心中涌起怜惜之感。
“啊,今天是没有,作为代替周末有五门练习比赛呢。。。”
“真辛苦啊!”
“新来的队长真是魔鬼。不管我们再怎么训练也不可能突破地区大会的啊!”
“是叫水泽吧,D班的。从练习上看那个人的水准就不一样啊。”
“真不好意思,大家拖了她的后腿!”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对不起!”
“啊,没事没事。反正我们努力也达不到那样的水平。”
“这,这样啊。”
据说,如果仔细倾听同学的谈话,那么周围的画廊并没有想象中的华丽和鲜艳。
但是,掺杂着主观印象的小木曾雪菜的商标,即使在她的表情,动作,行走方式设置重重的过滤后,仍然给人留下清纯派大小姐的印象。
一年级的时候开始就被推崇为全校第一的美少女,举手投足永远受到注目,而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都会留下“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印象。
今天也是这样,之后也应该是这样。
直到雪菜走过教室的门扉。。。
“等等等等雪菜!”
“早上好可南子。。。为什么这么慌张?”
“怎么可能不慌张!”
就如本人所言,一副焦躁的表情走近雪菜,这就是一直以来相处很好的朋友圈的安住可南子。
朋友圈中的领导者,话最多的,但是有点爱大惊小怪,不看情况说话,就是这样的女生。
“总之糟糕了!看这个!”
可南子向雪菜伸出了手机。
当然看得不是手机,而是上面的画面。
“诶。。。”
可南子的慌张似乎不是没有来由的,邮件让雪菜不安起来。
主题 转发:【希望扩散】2年F班的小木曾雪菜。。。
接下来的一行文字“虽然是朋友转给我的,这不是糟透了吗?”,邮件中都是这样一些煽动性文字。
接下来引用的部分,又是出所不明的文字。
“对于小木曾雪菜援齤交的疑惑”的内容连雪菜自己都羞于说出口。
证据图片,还有对手的具体情报都没有,只是单纯的臆测。
这样毫无根据的诽谤中伤的唯一依据,就是每天雪菜偷偷摸摸的行动。
上面写着,小木曾雪菜每周三和五,不答应任何人的邀请,不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去向,鬼鬼祟祟的回家去了。
但是那两天她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那之间的行踪没有人知道。
也就是说,周三周五就是她所谓的““打工”的日子”。
“。。。。。。”
“这是什么,太过分了!”
“找茬也要适可而止吧!”
看了可南子递出的邮件的同学纷纷表示愤慨。
“到底是谁!散播这种谣言?”
当然,最开始的人并不确定。
引用部分的发出人名早就消掉了。
不,大概最开始就是以传送的方式发送。
“从我部里的后辈那来的。据说一年级已经传疯了。”
“一年级。。。”
对于雪菜来说,看到这样的文字,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线索。
不,虽然不知道长相和名字,大概就是就是从上个月开始跟在她身后的女生们。
最开始意识到是在上周三。
走出校门前往超市的途中,感到奇怪的视线。
那个时候,在公园附近快走几步,走出大道后后面谁也没有,结果苦笑着认为自我意识过剩。
但是第二次是上周五。
跟往常一样改变道路,和其他学生一起来到南末次站,但有两个女生和自己保持一段距离,一直跟着自己。
那个时候,走进车站前经常去的卡拉ok,马上从后门出来跑进电车。
然后第三次是这周三。。。也就是昨天。
意识到和之前一样的两个人跟着自己,跟上周一样的路线来到南末次站,这次在购物中心的洗手间换好衣服,就这样在那两个女生眼皮底下逃掉。
经过对方的时候,从制服的绶带颜色看来,的确是一年级生。。。
“那么,这果然是。。。”
“一年级柳原朋的追随者?”
“怎么会,像是暗地里搞竞争一样。。。”
“就算不是本人,也离真相不远了,所以这样奇怪的邮件才会四处传播?”
“唔,恩~”
周围朋友们的对话,沿着头脑上行。
对于雪菜来说,相比于对对方的愤怒,更多的是对于自己不小心的懊悔。
也许会令别人感到傲慢,但在雪菜看来,人们的视线和传言是当然的事情。
如果当时先回家再去打工就没现在这种事了。
因为对方也是女生,所以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比起恐惧,更多的是感到抢先对手的恶戏般的心情,自己还真是多此一举。
“该怎么办雪菜?”
“诶,怎么办的话。。。”
突然间,朋友们大都一起看着雪菜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沐浴在担心,愤慨,还有好奇的视线下,雪菜只是感到困惑。
大家到底在期待自己什么?
“这样的话就只能为雪菜彻底洗清嫌疑了!”
“等等~。。。为什么要这样?”
等不及的可南子的提案冲击下,是无法言喻的距离感。
能够相信自己的青白固然是好事,但是有必要特意向全校控诉吗?
说起来可南子最初的行动对于雪菜来说就不是最妥的。
愤慨也好,耻笑也罢,只是向自己单纯的传达这个信息也没关系。
只是希望不要再把这封邮件曝光在全班同学的眼中。
她感觉到,这样仿佛正顺了送信者希望广为传播的意图。
“那是因为,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失去附属小姐二连霸好吗?雪菜不后悔吗?”
“后悔的话。。。”
老实说,雪菜不后悔。
如果当时不被可南子强行报名的话。。。因为当时雪菜真的想说不想参加。
但是拒绝的话,肯定又会被问“那为什么去年参加了?”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如果去年的报名也拒绝的话。。。
但是结局对于现在的雪菜来说,却是没有拒绝朋友推荐的选择。
无法割舍得之不易的来自朋友的“没有恶意的好意”。
中学“某个事件”以来,雪菜就下定决心不再把强烈的心情诉诸对方。
“。。。话说雪菜,周三和周五到底在做什么啊?”
话题向雪菜最为害怕的方向发展。
之前应该完全是朋友的人们,充当起疑问追击的急先锋诘问起来,这样的构图,以前似乎见过。
“确实,周末不管说去哪都绝对不来呢?”
“恩,虽然平常就算邀请也不怎么来就是了。”
告发者的话,某种意义上是正确的。
周三和周五,正是雪菜“打工的日子”。
只是,并不是援助之类的事情,而是学校附近超市的。。。
“那只是。。。跟平常一样回家学习~”
“啊,那就是去私塾喽,哪里?”
“唔,恩。。。家里。”
“唔~恩,这就无法作为清白的证明了。”
但是,那让人尴尬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实,绝对不能说出口。
“什么啊”,变成这样的笑话,自己平民的形象从教室传入学校,和朋友的羁绊加深,周围的注目度也急剧下降。。。这样对于自己美好的未来却是无法想象。
因为最近,并没有这样美好的过去在自己眼前通过。。。
“没事的,说吧!”
“没什么愧疚的话就没必要隐瞒了吧!”
“我们不是亲友吗?”
“。。。。。。”
这是一个月后学园祭和峰城大学附属小姐比赛将要举行的秋日的某天。
雪菜,在众多朋友的包围和关心下,体味着深深的孤独。
***
“呼。。。”
叹息声回响在浴室中,雪菜把刚刚洗完的身体浸入浴缸,刚刚为止的无聊时间都沉浸在回忆中。
好不容易的周末夜晚,好不容易的聚会,好不容易的卡拉ok厅。
其中,一次请求也没有接受,也无法承担煽动气氛的职责,只是笑盈盈的拍打着铃鼓,就这样度过无聊时间的后悔和茶水的温吞,确实的渗入雪菜的内心。
那不明邮件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对于雪菜来说比起针更像是坐在毡上的痛痒的日子。
那封不明邮件的烦人,当然还没找到。
而在这周,也没有人在周三和周五跟在身后。
不如说,已经没有必要了。
犯人的目的已经完美的被雪菜的“亲友们”所继承。
从可南子开始,雪菜朋友圈里的成员,在那封不明邮件之后,明显的集中在周三和周五向雪菜发出邀请。
然后等雪菜拒绝之后,就开始不停的追问理由。
“为什么?”“偶尔来一次不好吗?”“有事情吗?”“更加堂堂正正一点吧!”“这样的话,又给那帮家伙可乘之机了!”
这种,好像是有道理,实际上有点强迫的好意下,无法拒绝,没有办法的雪菜,两次翘了打工,和这帮朋友们出去。
今天,就是连续第二次没去打工。
但即使是这样,那封邮件上的疑惑并没有消除,仍然在持续扩散。
而且,不管是谁收到了邮件朋友们都会特意来告诉她。
她们的好意恐怕直到学园祭和附属小姐比赛后仍会延续。
如果这个状况持续下去的话,雪菜不得不辞去兼职的日子也不远了。
真是这样的话,这对于雪菜来说,恐怕是最正经的结论。
可以自由使用的金钱减少,不得不放弃为巩固学园偶像的地位所做的努力,渐渐剥下面具,憧憬的男生减少,很多现在的朋友离开,或者是不再将雪菜特别对待。。。
但是其中,变得不在意任何人,也就是回到中学“某个事件”以前的自己。。。
“要绕道去店里吗。。。”
但是对于现在的雪菜来说,这种绕道无法让她心情舒坦。
没有钱,以及自己表面的评价下降都不是什么大事。
只是厌恶,自己的世界受限于那小小的教室之内。
只是休息了两天,超市中打工同事的面孔就在雪菜的头脑里沉浮。
对于现在雪菜最痛苦的是,和那些同事的交流的达成感的消失。
雪菜当然知道打工的阿姨们是出于爱意而叫她“雪酱”,实际上对于雪菜来说,这是令她相当舒适的日常。
那些人虽然也会像同学一样有时不看情况说话,但是凭借大人的余裕和经验,并不会让雪菜感到难受和痛苦。
最重要的是不把自己当成偶像,而是女儿一样看待,这对于总是把家庭摆到第一位的雪菜来说,是非常舒适的事情。
“下周再不去的话。。。呜恩,真想去啊。。。”
下周,学园祭的准备也要正式开始了。
附属小姐的报名,在这周就要截止了。
所以下周一,就是雪菜决断的日子。
学园中的世界,还是学园外的世界。
是做峰城小姐,还是不被任何人干涉的自由的自己。
教室里的朋友,还是打工的伙伴。
对于雪菜来说,必须要割断其中一个,选择其中一个。
两者并行的方法,雪菜想象不出。
。。。对于只能做好人的她来说。
***
“诶。。。?”
新的一周。
放学后,成为学园祭临时聚集点的学生会议室。
雪菜面对初次见面的学园祭委员长的话沉默了。
“啊,不是,当然小木曾不愿意的话,也就没有这个谈话了,但还是希望积极的探讨一下啊!”
带着银边眼睛的背头小个子委员长,即使是上级生,还是非常客气的语气,向着眼前的雪菜深深低下了头。
“把我印在学园祭的海报上?”
“不仅是这样,作为学园祭的宣传女生,希望你能够全面协助实行委员会。”
“你说全面。。。”
“没错,比如说从今天开始到活动当天,午休时候的宣传放松,各部以及各个班级的宣传摄影的取材。。。当天各种颁奖仪式的嘉宾,啊,当然附属小姐的颁奖除外。”
“。。。。。。”
雪菜今天到这里来,完全是为了别的目的。
今天早晨,雪菜终于下定决心,推辞掉附属小姐的报名,甩掉沉闷的心情,起床来到学校。
教室里,虽然叫自己亲友的那些朋友还有些隐患,但是朝着自己不希望的方向引人注目也是不愿意的。
所以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这才来到了实行委员的所在。
“从今以后,暂时一周两天协助怎样?我们这边虽然是希望周一和周四。。。但是其他几天也可以看你。”
“等~,请等等,到底是。。。”
“什么到底是,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
但是说着“正想着你就来了。”迎接她的三年级实行委员长,太不好对付了。
“小木曾,不仅是校内大学和整个地区都有名,为了今年学园祭的成功务必需要你的协助。”
“但,但是现在我。。。”
“什么?”
“。。。在学校里有些奇怪的传言,这样没关系吗?”
“我想拒绝附属小姐的比赛”这样的话完全说不出口。
谈话的方向已经完全朝向自己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某种意义上,局势已经完全被实行委员会掌握。
“啊,就是连锁邮件啊。”
“果然,实行委员也知道啊。”
“那个是事实嘛?”
“倒,倒。。。”
“不是喽?那样的话就没问题喽。”
“哈。。。?”
“你想问的就是这个吗?那么,没有意见。”
面前的委员长似乎洞察了一切。
“但,但是,这样的话,一直到学园祭持续奇怪的传言果然。。。”
“我不这么认为哦?”
“为什么这么说。。。?”
雪菜的反应在预想之中,在经常超前的她的逃跑的路上拦截住她。
就好像是这种感觉。
“你如果答应全面协助实行委员会的话,委员会也会全面支援你的。然后明天就会正式发表。”
“什,什么?”
“首先,你就任学园祭的宣传女生的事情会在官网上公布。”
“诶,这到底是?”
“用博客,将这个一个月前启动的企划“暴露”出来。”
“。。。请等等。”
“小木曾,一周两次进行密致的磋商,为了学园祭而不遗余力的事情,“终于”全部公开。”
“这是。。。”
雪菜听到这里,终于明白实行委员会要干什么。
无法确证的事实,就用无法确证的虚伪来破坏掉。
“。。。我说啊小木曾,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重大的问题啊。”
委员长苦笑着,脸上有些挂不住。
只是,投下这样的炸齤弹脸上仍然是一副温柔的表情,雪菜愈加读不透面前的这个人表情的涵义。
“你把附属小姐的报名取消后,这对于把它当成重大事件来举办的我们来说造成的伤害也是不可估计啊。也就是说你和我们,利害是完全一致的。”
“但是,公然的说谎。。。”
“如果你就如那封邮件所指摘的一样我们是绝对不会协助的。正因为有人相信你说你没有撒谎才推选你。”
“说我没有撒谎。。。算了,这样也好。”
继续争论下去也毫无益处,满身疲惫,雪菜收回诡辩的矛头。
好像无论怎样都争论不过这名前辈。
“总之,为什么这么信赖我?”
“那是,该说是信赖,还是恐怖呢。。。”
“哈?”
疑问的瞬间,刚才为止浮现苦笑的委员长表情,变成了真正痛苦的模样。
“上面的人说相信,下面的人也只好跟着相信了。。。”
“所以说,委员长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是谁说,委员长就是最上面的了?”
“什么?”
“啊,不。。。没什么。”
接下来的台词,却和之前的优雅以及讲理明显不同,简直有些多余。
“啊,就这样。。。怎么样,考虑一下吧?”
“实行委员长。。。”
不用考虑。
因为这个条件已经排除了雪菜所有犹豫的理由。
特意在周三和周五的行程。
都和实行委员会在一起协商。
可以一直追溯到疑惑发生之前的跟随。
完全公开否认那封不明邮件,变成雪菜支援的峰城大学附属学园祭。
可谓完美。
但是因为太过完美,二重欺诈的心里阴影直到最后还残留在心上。。。
第二天开始,小木曾雪菜,成为今年峰城大学附属学园祭的招牌。
学校的每个角落,都散布着雪菜的笑脸。
每天午休的时候,雪菜银铃般的笑声席卷着学校。
学园祭网站的博客上,每周更新着雪菜的摄影报告。
那封邮件的内容,发出人,以及追问的空气已经全部消失。。。
学园祭开始后,附属小姐获得了过去最高的投票数,空前成功。
。。。只是,对于这个结果,投票开始前谁都没有意识到。
***
“雪~酱!那边完成了来收银台!”
“是~!”
在柜台前像往常一样贴着减价标签的雪菜,看到柜台后排队的人,明白进入了傍晚最忙碌的时间段。
就要到了开始火锅的季节,柜台旁客人的筐子里,尽是白菜,萝卜,芯还是暖和的野菜。
学园祭结束后的一个月。。。
结局,雪菜从那以后一直在超市打工。
她的身后已经没有鬼鬼祟祟的下级生,眼镜和三编发髻的完美变装也暂时不会有人看穿了。
“完成!”
贴完标签后,雪菜心情舒畅的抬头看向天空。
太阳早就落下,一片漆黑的夜空之上,今天是充满生机的满月。
这样寒冷的空气中,车站前仍是很多人穿行。
为了晚餐的材料而到访的主妇,稍稍提早下班的男性,无论何时都置身事外毫无目的徘徊的老人。
还有,数量稀少的峰城大学附属学园的学生们。
“我来收银台了!”
随意的逃过店门外一直看着超市方向的男学生的视线,雪菜以还有工作为契机元气满满的进入店内。
关东煮还是火锅呢。。。
就这样,在脑中描绘着今天晚饭的菜单。
“。。。太好了,继续好好打工了呢。”
“到底要做什么啊?在这个地方傻站着!”
“不管做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回不到乐器店!”
“呀,正好有一批中古的好货来了~稍稍迷路就这个时间了。”
“武也,你不是有三个吉他了吗?还准备买新的?”
“你在说什么啊,是给你的,春希。是面向初学者的简单型,怎么样,考虑一下吧?”
“我怎么可能弹那种东西?”
“可以让你有人气,刷的一下吸引女生哦?成为学园祭的男主角哦?”
“我又不可能站在学园祭的舞台上!”
“啊,你在哪个时间也够忙的。。。毕竟被人称为里实行委员长啊。”
“明年一定不当了,实行委员什么的!”


阿克西斯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